教育学与儿童研究密不可分

重申教育学的人文生命线
2022年1月18日
新技术推动教育学专业高质量发展
2022年1月20日

教育是什么?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应当保持必要的无知状态。保持这种无知状态,会促使我们不断尝试。

对“教育是什么”的追问

教育是什么?这是教育学开端处的问题,是教育思索无法省略的问题。人们往往将教育视为有意识、有目的、有计划的文化传递活动。不过,教育真的只是文化传递吗?

多年来,我从事童年哲学、儿童精神哲学研究,发现游戏是儿童自发地开发自身潜能的活动。游戏是低龄儿童生活、学习、教育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游戏体现的是儿童成长的自然目的、自然意志、自然规律,是儿童天生的兴趣和需要。游戏是儿童自我教育的过程。由此可以发现,教育并不只是成人有意识、有目的、有计划的文化传递活动。这就意味着,我们有必要继续追问“教育是什么”这一问题。

对“教育是什么”的探索

卢梭在《爱弥儿》序言中谈到,过去教育以成年人知道什么为出发点,却不考虑儿童按其能力可以学到什么。相反,卢梭的教育则是从研究儿童开始的,他认为完整的教育由三部分构成,“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由三种教师培养起来的”“我们或是受之于自然,或是受之于人,或是受之于事物。我们的才能和器官的内在发展是自然的教育;别人教我们如何利用发展,是人的教育;我们对影响我们的事物获得良好的经验,是事物的教育”。成功的教育需要三者的协调配合,由于自然教育完全不由人控制,所以人的教育和事物的教育应当与自然教育相一致。自然的教育其实就是儿童身心的自然成长、内在发展,是儿童的天性,是赤子童心自身,是人的自性自身。人的教育必须利用自然的教育才能称为是人的教育,否则便不能说是人的教育。卢梭的这种观念可以说是现代教育学的理论核心,忽视了这一点,教育学就不是现代教育学。

“发现儿童”的教育学

教育学为什么要发现儿童、研究儿童?卢梭认为,人的教育、事物的教育应当与自然教育保持一致,而自然教育是指儿童自身所体现的统领儿童成长的自然目的、自然意志、自然规律,教育应当与自然教育保持一致,其实质就是教育应当跟从儿童。正因如此,卢梭的《爱弥儿》实现了对儿童的发现,也正因卢梭有了对儿童的发现,卢梭的教育学才成为名副其实的跟从儿童的教育学。对儿童的发现,必然导致现代教育学的诞生。“教育学要发现儿童、研究儿童”这一观点在儒、道、释各家都能找到思想的根基。比如《中庸》中就说“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即可作为现代教育学的最简纲领,其中“率性”一词是现代教育学体系的关键词。东北师范大学附属小学于伟教授团队所提出的“率性教学/教育”,充分体现了教育学对儿童天性的尊重。程学琴所领导的浙江安吉游戏同样是中国传统哲学、民间思想滋养下取得的现代教育学的一项成就。

尽管教学也要研究知识、道德、审美、技能等文化世界的内容,但这些文化世界的内容一旦进入课程,便必须建基于儿童的研究之上,必须尊重儿童的兴趣和需要,必须转化为儿童逻辑、儿童心理、儿童生活,必须成为儿童世界的东西,才可为儿童所接受。也才能避免损毁无价的珍贵童年。

教育学一刻也离不开儿童研究。

(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教授)

《中国教师报》2022年01月19日第12版

作者:刘晓东

你也许喜欢的教育学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