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搞不清楚教育的方向,我们应该谈论什么样的教育?

教育学:不培训教师
2022年5月13日
如果我们搞不清楚教育的方向,我们应该谈论什么样的教育?
2022年5月14日

弄不清教育该去的方向,还谈什么教育?

原创 付永 明教育 2022-05-14 07:00

导语:

教育为何?这不仅是一个教育问题,更是一个哲学问题。

但凡教育,只有弄清楚教育的终极目的,才不至于在教育的探索路上迷失方向。弄不清方向,我们很容易在用最高效的方法干一件错的离谱的教育。甚至,干着反教育的事。

我们今天的“教育为何”,是在上一讲谈原点、本质的基础上,谈方向、谈教育目的。

如果我们搞不清楚教育的方向,我们应该谈论什么样的教育?插图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教育主张,而且千差万别,如果我们从教育理论层次上来讲,教育的目标,尤其是核心目标是什么呢?是激发学生或者叫激发学习者的内在潜能,使他各方面得到这种充分的发展。这个表述,在这一点上,不论古今中外都基本一致。但大家要注意,这仅仅是目标,而且只是在教育这一个维度的看法。我们要找寻教育的真正奥义,就要跳出这个局限,跳出为满足现实需求而制定的具体的教学、教育目标,去探索教育的终极目标,这就是我们要说的教育目的,那个终极归宿。

01

方向即归宿,起点即原点

为什么要说“终极”?前面我们说到“原点”,也提到方向,如果这两点做不到,根气不正,方向不准,我们就很容易在用最高效的方法干错的离谱的教育甚至,干着反教育的事。我们在“父母特训营”一阶时,第一讲就给大家谈生死、谈生命,这是我们一切行为的起点,也是一切行为的终点。那在这一生一死,眼睛一睁一闭之间,我们该做什么?

还记得我们DE有条西藏雅鲁藏布江的线路,我太喜欢那里了。群山巍峨之间,你看着那天地苍茫,造化万物,无形之中对生命更增敬畏和思考。所以生命对于我来讲,甚至我觉得对于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场恢弘的经历。

那么面对这样一场经历,我们是不是应该赋予意义,进一步说,我们给生命赋予意义,应不应该成为教育的意义和价值呢?

生命本身毫无意义,只有当我们在这有限的生命进程当中赋予了意义、赋予属于人性的关照,生命才有意义。那什么才能赋予生命意义这样最有效、最有力的支撑点呢?我想一定是教育。当然,有人也会说是经历,是生活等等,这些都可以,但是到最后我想一定都是归到教育这一点。

如果我们搞不清楚教育的方向,我们应该谈论什么样的教育?插图1

教育在我看来,就是当我们在生命进程中,面对着各种问题、各种诱惑时,能够让自己清醒,让自己知道去哪里,应该追求什么,最终达到我们身心灵的合一。我觉得教育应该按照这个逻辑架构,或者趋势走下去。

为什么要这样呢?因为我们在有些人生的进程当中,很难搞清楚到底哪些是我们需要的,哪些是我们想要的;甚至还有一大部分人一辈子迷迷糊糊,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现实生活中,我们往往可以看到人内心当中的空洞虚无,然后沉迷在那种短暂的快感之中不可自拔。比如现在的孩子沉迷于游戏,我们成人沉迷于物质和财富,沉迷于各种社交……为什么会这样?固然会有现实社会的压力,意义的缺失也是他们不断寻求新刺激以填补自己空洞内心的原因之一。

02

教育注入灵魂,生命大有可为

那教育目的为何呢?这里有个观点:教育的唯一目的是让人成为人。我认可这种观点,让人成为人,就是在我们的生命中逐渐注入“人”的灵魂,让我们不再是行尸走肉,进而以有为之身行有为之事。那我们有没有进一步思考:既然我们让人成为人,那我们应该成为怎么样的人呢?

我认为这里面有三个层次,合格之人,至上之人,高贵之人。

教育首先应该把我们学生引领成合格之人。那合格之人是什么意思呢?在我的理解,合格之人最起码要具有独立生存能力,相对健全的人格,以及会学习,这是一个合格标准。

为什么强调独立生存能力?因为当一个人连独立生存的能力都没有,比如人在生命受到极限挑战的时候,是没有所谓的尊严的。“利刃加身,不避流矢”,我们都会优先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这是作为生物的本能,也是以后行为的基础。但是我们现在的一些孩子一点独立生存能力也没有,离开爹妈、离开保姆、离开别人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更别提在户外了。像这样没有独立的生存能力,寄生在别人的翅膀下、庇佑下、期许下,能有什么样的独立人格呢?这就需要我们好好思考一下了。

所以,一定先要有独立生存能力。然后,你才有可能具备真正相对健全的独立人格,这就像“人”字的一撇一捺。好,根基稳固后,我们人就要长高,就要生发,我们的精神灵魂要与天比高,与天地一体,这就是上面无限延伸的部分,就是我说的学习能力,终身学习能力。

如果我们搞不清楚教育的方向,我们应该谈论什么样的教育?插图2

那至上之人呢?就是在他的精神领域当中获得了更高层次的提升。那这个提升是什么呢?就是有理想,有信念(信仰),有行动力。

大家仔细想一想,至上之人就是有理想、有信念(信仰)、有行动力去保证理想和信念实现的人。想一想,我们现在有多少这样的人?我们现在又有多少人,在过我们第二次的青春期,在里边迷茫出不来?原因何在?就是没有方向、没有理想、没有信念,更没有行动力,就是这么简单。

最后是“高贵之人”,现在“高贵”一词往往被曲解,有很多人错把有钱当高贵,这两者是不一样的,富和贵是两回事儿,“富而不贵”的大有人在。那高贵之人是什么人呢?这种人就是生命极度丰盈优雅、胸怀天下、有家国情怀之人。他有对天地自然的敬畏,也有对普罗众生的悲悯,这是高贵之人。可我们现在有多少人是这样呢?这种人就是老子讲的“上德之人”,这才是高贵之人。

如果我们搞不清楚教育的方向,我们应该谈论什么样的教育?插图3

如果教育能把我们引领成为这样的人,那我们的教育,才真正是说给人的生命注入灵魂。人之为人,不是说生下来两条腿能跑、张嘴能叫,能跑能动那叫动物!所以说,在教育上我们任重道远啊!

03

教育激发自我,生命返璞归真

我们知道任何一种教育,任何时期的教育,都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它满足不了所有阶层的诉求,古今中外没有任何一种教育能这样。但是教育有个基本的价值观,就是我们今天讲的,关于人的这些东西。大家想一想,我们的教育,不管是学校教育还是家庭教育,你能够做到这样吗?是不是往这个方向来努力了?如果知道还以各种理由不作为,这就是本末倒置!

如果我们搞不清楚教育的方向,我们应该谈论什么样的教育?插图4

这是两位教育学大师,苏霍姆林斯基和怀特海对“教育为何”的阐释。其实教育的目的就这么简单,让他成为他自己,他能够自我成长、自我教育,能够自我发展。大家想一想,我们前面所说的独立生存能力,健全人格,学会学习,是不是这样呢?

所以说,我对DE无比自豪。十几年了,到现在为止,我们的核心能力、核心价值没有修改,我们依然能够在这个行业当中去做引领。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做的是最本质的、最本真的。

为何苏霍姆林斯基和怀特海这样的人真正能成为大教育家?还有中国的陶行知,美国的杜威,为什么这些人能成为大教育家?

在我看来,他们之所以能成为教育家,是因为他们对教育的本质问题、根本问题,以及规律性问题,都站在了人的高度;而且我们都看得到,他们的基本上看法是不约而同的。他们为什么能够一致,而不是各说各话,就是因为他们都在平和地表达和挖掘,而且他们都跳出既定区域,站在了人的维度,平实质朴,发人深省。对标我们国家的教育,是不是值得我们深思呢?

我国伟大的教育家陶行知,你看他说的多朴素:生活即教育。大家想想,当我们的教育和生活脱节了,那还是教育吗?而现在又有多少人敢放手让孩子在生活当中试炼呢?我们有的同学讲得很好:他们之所以是教育家,是因为他们眼里关注的是人。

没错,他们关注到了最本原的东西,这才是教育家。而且只有我们的眼里有“人”了,我们看到的东西才会是人性化的,我们才会关注最根本的问题。而当我们眼里没有人的时候,我们谈意义、谈方法,又有何意义呢?我们谈教育又有何意义呢?

让每个人在不一样的经历中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命方式。

这句话是DE的使命,其实我也把它理解成是我自己的使命,去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命方式。

教育就是要引领我们每个人在有限的生命进程中,能够去找到这种适合自己的生命方式,让你的人生不断丰富,你的生命不断丰盈。我经常很自豪地给我的同事说DE的使命时,很多人会觉得这个使命有点虚,很难去达到。但这恰恰就是我们一生当中去追求的。只要你最后能够感知到,你的生命是身心灵合为一体的,你的整个生命状态饱满充盈,你这个使命就是都可以实现!

这实际上就是我整个的生命状态。我给孩子们上课时的状态、我在高黎贡山的越野跑比赛当中,冰雪和泥泞当中的状态……我认为我的整个生命状态就是一个矛盾体,在有限的生命进程当中游荡、探索,但我也觉得,生命在那个时候也是最绽放的、最丰盈的,这才是我最喜欢的。

当一种教育如果能够真正引领生命,在有限的生命进程当中,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命方式,让自己的生命丰盈立体,并活成高贵的样子,那在我们的一生之中,活80岁和活8岁就没太大的区别。这就像我的生命状态,在几千米的高原上,在雪山下,和孩子们一起单纯快乐,恣意欢脱,而内心当中,我又能够守护孤独,寻找自己的清明和乐……

你也许喜欢的教育学论文